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此前分散、灵活的用工方式,让农民工容易找到工作的同时,也面临着合法权益易被侵害的隐患……

【建筑市场劳务用工调查】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他们希望:劳务用工变成劳动用工,不再被欠薪,权益有保障

此前建筑市场分散、灵活的劳务用工方式,让大批农民工找到了工作。同时,由于行业用工不规范,监管不足,致使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易被侵害。

农民工希望的是劳务用工变成劳动用工,可以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受了工伤有法律保护,不再被欠薪困扰。而随着国家各项政策的陆续出台,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正在逐渐规范,农民工的权益也得到了更多保障。

9月17日,41岁的黑龙江绥棱县农民工许广福来到辽宁省沈阳市许兄弟大厦,向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咨询签订合同的相关事宜。他之前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马上就要到期了。包工头刘涛跑路后,他不再通过劳务经纪人找工作,而是通过劳务公司派遣到建筑工地上干活。

提起刘涛,许广福内心五味杂陈。18年前,是刘涛给了他一张到沈阳的车票,带他走出林区,包吃包住,让他边干边学,成了木工,有钱娶妻养家。4年前,还是刘涛,拖欠他和妻子6.8万元工钱,消失至今。

《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现有建筑业农民工达5437万人。这5000多万农民工之前大多通过劳务经纪人在建筑工地上找到工作。他们对不规范的建筑市场劳务用工心情复杂:灵活的劳务用工方式让他们能很快找到工作。与此同时,部分劳务用工方违规承接项目,将风险转嫁给农民工并拖欠其工资,让他们饱受欠薪困扰。那么,农民工需要怎样的用工方式?

劳务用工让农民工出村找到活儿干,但会扣下部分工钱

刘涛是许广福的入行师傅。2002年,23岁的许广福在老家靠打零工赚钱。刘涛以前是村里的木匠,带着老乡到沈阳打工,跟他一起出去打工的3个妹夫都赚到了钱。出名后,附近几个村的人都找他介绍工作,刘涛就成了“刘头儿”。他到每家都会掏出一个电话本、一个计算器,这边打电话联系项目工地派活儿,那边跟农民工算好工钱。那年,许广福的父亲突发脑梗,家中断了收入,他托人找到刘涛。

刚到沈阳工地上,他给刘涛打下手,每月赚400元。过几年成了大工后,每个月就能拿到1000多元。有了稳定收入,他结识了如今的妻子,刘涛还是两人的介绍人。这么多年,许广福夫妇和30多名老乡跟着刘涛辗转在10多家工地干过活。刘涛拖欠过工钱,最长的一次10个月才结算。

许广福知道,刘涛每次都会扣下一两成的工钱,他不是没想过自己找工作多赚点钱。一次他进城独自找工作,职介所要500元中介费,他没舍得。打听到一家工地招人,他直接跑去,聊了10分钟就被客气地请了出来。原来项目工地招的是有编制的管理人员,不养工人。而工程都分包给了包工头。只有找到包工头,才能在建筑市场找到工作。

这些年,刘涛介绍的活儿时好时坏,但终究是因为刘涛,许广福的收入基本没断过。娶妻盖房时,刘涛借给他5000元装修费;女儿出生时,刘涛给他包了个大红包。经刘涛介绍到沈阳、大连工作的农民工达400人。正是他电话本上积攒的人脉,让众多农民工有了工作,养得起家。

不规范的劳务用工一旦出了事有的难追责,有的受牵连

“包工头没身份,平时没人管,出了事有的难追责,有的受牵连。”许广福说。这些年他遇到过肆无忌惮的包工头,张鑫就是其中一个。张鑫经常以活干得不好为由克扣农民工工钱,农民工敢怒不敢言。2014年,张鑫拖欠40万元工资去周转资金,农民工实在没法子报了案,张鑫逃跑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判处1年有期徒刑。

工程款由建设单位、总承包商、分包商、包工头到农民工,包工头是农民工上游直接的纽带,成为了欠薪矛盾集中爆发地。

2016年,刘涛跑路之前经常换车。许广福觉得刘涛肯定是赚到钱了。一次酒桌上,刘涛无奈地说,换车是因为拿车去抵押办贷款了,又买车,是为了跑项目充门面。建设单位经常拖欠工程款,拿不到钱只能押车押房借贷款,高额的利息把刘涛的利润压缩得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亏本。最后,资金链断了。

“法院判我们胜诉,可他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没有能抵债的东西。”许广福说,被拖欠的工资6.8万元,是用来给女儿上大学的钱。许广福花了两年时间打官司,每次提起这事,他都愤恨不已。

不完善的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方式让包工头这一环节承担了大量的用工风险。2019年3月,住建部和人社部制定并实施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建筑企业与农民工先签订劳动合同后进场施工。在这之前,因为未缴纳工伤保险,农民工出了意外,包工头赔得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

2005年,原建设部提出3年内逐步取消建筑劳务领域的包工头,农民工将基本由具有法人资格的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直接吸纳。2016年开始,多个省市明确取消劳务资质。这意味着劳务用工趋势是以专业作业的企业为主,逐步实现建筑工人公司化、专业化管理。

让劳务用工变成劳动用工,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

“无论是以包工头雇佣还是劳务公司派遣的方式用工,关键是让劳务用工变成合法合规的劳动用工,让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依法保障其权益。”辽宁百联人才管理公司总经理郝红宾解释说。她认为,以前包工头恶意欠薪、农民工出了工伤后纠纷难以解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这个职业的监督和管理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建筑市场劳务用工不规范。

2019年7月1日施行的《政府投资条例》明确要求政府投资项目不得由施工单位垫资建设。上海段和段(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宇平表示,这意味着阻断了包工头铤而走险、转嫁风险给农民工的机会。“比方说,包工头承接一个包工包料的工程,前期垫付购买材料的资金巨大,往往求助于民间借贷,一旦资金链断裂,农民工的劳动报酬便同时打了水漂。不让包工头垫付项目,也是保护包工头不会成为受害者。”孟宇平说。

像这样规范用工的制度正在逐步完善。2014年底,人社部、住建部、原国家安监总局、全国总工会制定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针对建筑行业的特点,建筑施工企业对不能按用人单位参保、建筑项目使用的建筑业职工特别是农民工,按项目参加工伤保险。截至2018年末,辽宁省农民工参保人数达64.9万人。有了制度的护航,劳务用工方和农民工在面临工伤意外时都会有一份保障。

刘涛跑路后,许广福通过同乡的介绍,和施工队里8人,先后与沈阳4家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合同,一年一签,由劳务派遣公司联系项目部派活儿。“现在签劳务合同已经比之前跟着包工头干心里踏实多了,我们有了社保,出了事有保障,也不再担心欠薪问题了。但我最希望的还是能直接跟用人单位签劳动合同,这样我就是那个公司的人了。”许广福说。

许广福的希望也正是建筑市场规范劳务用工的发展方向。据郝红宾介绍,劳务用工是就劳务的提供与报酬的给付所达成的一种用工关系,因关系不固定可规避用人单位在劳动保障管理以及劳动争议等方面的风险和责任。而劳动用工指的是企业与员工之间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劳动者在工作条件、劳动保护、最低工资等方面都受到劳动法的保护。

“过去的包工头和现在的劳务派遣公司与农民工之间都是劳务用工关系,未来随着建筑市场各项政策监管日趋完善,用工方式也会更加规范,劳务用工最终会走向劳动用工。”郝红宾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为化名)(发布时间:09-1807:21山东广播电视台闪电新闻客户端官方帐号,记者 刘旭)




潍坊市人力资源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116号   鲁ICP备20001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