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

立足新发展阶段,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必须继续遵循经济规律,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国有经济战略支撑作用。


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顶梁柱”。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有企业通过改革和布局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实现了集体崛起,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发展道路,为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立足新发展阶段,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必须继续遵循经济规律,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国有经济战略支撑作用。


要遵循市场运行规律,有序推进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实践证明,推进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必须遵循市场经济运行规律,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积极探索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有效途径。深入推进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进一步理顺国有资产监管体制、运营体制与政府行政管理体制之间的关系,奠定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体制基础。建立健全国家对各类垄断行业实施依法监管的制度、体制和具体措施,进一步完善考核制度和重大决策失误追究制度,规范国有企业的市场行为。正确处理好全民共享与国有企业自主发展的关系,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适当提高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的比例和灵活性,逐步扩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支规模,推动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与公共预算、社保预算之间的相互衔接,逐步解决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遗留问题。


遵循产业发展规律,不断优化国有企业布局结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增强国有经济整体功能和效率。”优化国有经济布局结构,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是新一轮深化国企改革的目标和方向。进一步优化国有企业布局结构,必须遵循产业发展规律,适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和经济全球化需要,更加合理地界定国有企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功能定位和作用范围。继续建立和完善推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的国有资产运营平台和推动产业升级换代的产业投资平台,着力打破地区封锁和行业壁垒,消除制约国有企业按照市场化原则实行跨地区、跨行业兼并重组的体制障碍,鼓励国有企业之间的重组和企业内部的重组。


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更多地向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集中,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和新兴主导产业领域集中,向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主业突出的大公司大企业集中,大力发展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物联网、生物育种、文化产业等重要产业,抢占世界经济发展新的制高点。


遵循企业发展规律,持续提升国有企业自身管理水平。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带来重大冲击,国际国内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经济形势面临的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国有企业必须立足自身、苦练管理内功,才能在日益复杂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进一步提升国有企业内部管理水平,必须遵循企业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不断推进国有企业管理创新,努力形成符合科学发展要求、与产业发展趋势相吻合、与现代市场经济要求相符合、与企业客观实际相适应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理念和模式。继承和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以产业报国为己任的企业精神,以国家利益统领国有企业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向。继续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使董事会的运作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立更加完善的科学决策体制和内部制衡机制。持续推进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更好地实现人事、用工和分配制度与市场接轨,科学调整国有企业内部收入差距,建立激励规范、约束有力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薪酬制度和奖惩制度。


遵循国际竞争规律,着力培育国有企业国际竞争能力。提高国际竞争能力是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不懈追求。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是影响企业发展水平和国际竞争能力的决定性因素。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不断加大技术创新力度,加强科技创新组织体系建设、管理体系建设、技术体系建设,逐步形成了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在一些领域取得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创新成果。还应看到,现代企业的国际竞争不仅是技术水平的竞争,而且是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竞争。实践证明,国有企业不仅能够搞好,而且能够成为世界一流企业。进一步提升国有企业的国际竞争能力,必须遵循国际竞争规律,顺应经济全球化的要求,进一步完善支持国有企业自主创新的考核政策和中长期激励制度,加大国有资本预算对自主创新的支持,科学设置国有企业科研投入和研究开发经费占销售收入比重的增长数量目标。进一步推进科研院所与大型企业集团创新资源的优化重组,推进创新型企业建设和产学研结合,鼓励国有企业之间建立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继续推动国有企业从以发展速度、发展规模为重心的发展方式转变为在合适规模和水平上更加突出发展质量和社会贡献的发展方式,更好地履行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


但是,有一些专家学者仍存在否定国有企业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的必要性和合理性,认为国有企业应该退出竞争性领域,其中一个重要的理论依据就是“国有企业低效论”和“国有企业垄断论”。但我们对此观点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批驳,认为国有经济的整体高效已得到历史的检验,重视经济效率或绩效不能限于局部效率和经济效益,对国有经济的局部低效和阶段性亏损应作具体分析;对“国有企业垄断论”,要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垄断,正确区分垄断行业和国有企业占优势行业, 国企垄断不是当前我国收入分配不公的主要原因。国企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了,现在是如何进一步加强的问题。


虽然一些专家认为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在当前有些不合时宜,“三做国资”和“三做国企”之间是彼此相互替代的关系。但是我们始终认为,二者之间是统一的,强调做强做优做大国资并不意味着放弃做强做优做大国企,恰恰相反,后者是前者的基础,没有国有企业的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则无从谈起。


 程恩富 李政(作者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学术指导委员,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教授、博导)




潍坊市人力资源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116号   鲁ICP备20001616号-2